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广东东莞80%恢复营业 部分人又转移到沐足业从业

最近更新日期:2020-09-18 18:55:32 浏览次数:3978

距离广东东莞扫黄已过去近7个月。东莞市公安局昨日介绍,目前东莞1134家娱乐场所已经恢复营业,复业率接近80%。部分卖淫者从桑拿转移到了沐足业,通过沐足技师的幌子以及网络、微信等平台“打游击”重操旧业。昨日,东莞召集全市娱乐场所经营管理者,进行打击整治涉黄问题警示谈话并签订责任书及警示谈话记录表。

自今年2月涉黄问题被曝光后,东莞全市娱乐场所全面停业整顿。据统计,集中扫黄以来东莞全市公安机关共打击涉黄刑事案件281宗,查处涉黄治安案件530宗,抓获犯罪嫌疑人700人,处理违规人员1552人。

至今5个多月过去,东莞三娱(桑拿、沐足、KTV)场所正在陆续复业。据东莞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支队长李德和介绍,目前东莞1134家娱乐场所已经恢复营业,其中包括38间桑拿场所、465间KTV和631间沐足阁,复业率接近80%。

昨日上午,东莞市公安局组织全市的桑拿、歌舞娱乐、沐足、旅业四类场所的实际经营者,在各公安分局会场统一召开打击整治涉黄问题警示谈话会活动。活动中,警方重点通报了近期警方打击涉黄违法犯罪和集中整治娱乐服务场所的情况。相关负责人称,部分娱乐场所的“黄”、“毒”现象有所“抬头”,目前公安机关已查处多起。从事卖淫的人员并没有完全离开东莞,部分选择了就地转型,从桑拿转移到了沐足业,通过沐足技师的幌子以及网络、微信等平台“打游击”重操旧业。

“告诉各位,东莞目前仍然会对涉黄问题实行零容忍,力度不会降低。”李德和强调,对涉黄问题坚持发现一处,整改一处,查处一处,让涉黄问题在东莞无处容身,决不允许涉黄问题在东莞回潮反复。

东莞酒店扫黄后客源大减 逆境中被迫商务化转型

从今年2月份至今,扫黄风暴带给东莞的“地震”表面上似乎已平息,但是当地酒店业受到的创伤却难以痊愈。网易财经现场调查发现,东莞当地有多家被查涉黄星级酒店已经关门停业,而其他酒店则面临客源减少的局面,亏损面正在扩大,困境下转型成为重中之重。

在目前全国酒店业普遍面临客源不足、利润下降的形势下,尝试改变经营模式,吸引新客源,成为东莞酒店业应对困境的共识。

东莞厚街多家酒店借淡季装修

来东莞住哪里?老东莞人会告诉你――厚街。

厚街、长安、常平、虎门曾是东莞星级酒店最为集中的几个区域,厚街更是曾经闻名于客房、娱乐、餐饮三条腿走路,尤其休闲娱乐功能突出。酒店客房价位反而相对低廉,这让其在珠三角一小时生活圈内具有极大优势。

网易财经了解到,由于近期接待的旅行团较往日多,厚街国际酒店入住率仍有六到七成,而前来的散客较去年同期明显下降。尽管店内的商铺纷纷打起了折扣牌,最低能够低至两折,营业人员却发愁仍然无人光顾。

酒店后厨一位员工告诉网易财经,餐厅这半年来受的影响很大,现在到了晚上八点几乎都没有人吃饭,而去年这个时段正是旺季。目前,酒店外围正在铺设新的瓷砖,利用这一时段并进行保养。

此外,网易财经还探访了文怡大酒店、江龙大酒店等厚街的准四星酒店,发现均可以拿到4折到5折的住店优惠,而值班人员表示,近期酒店的入住率均不超过三成,不少酒店选在这个生意稀少的时段进行装修。

制造业名城东莞有32个镇街,为人所熟知的大朗、虎门、石碣,几乎每个镇都有其特色产业,由此而来的庞大的加工制造业集群为东莞酒店业带来大量客源,港商、台商、国外客商是其中重要的支柱部分。

但是,据东莞当地官方媒体日前报道,作为制造业名城,东莞的酒店业曾有着可以比肩制造业的辉煌,五星级酒店的数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而且,东莞的星级酒店多数为当地民营资本投资,具有鲜明的本地特性。如富盈、龙泉、新世纪、名冠、三正、太子等本土知名酒店品牌。

东莞旅游局局长李善奴曾透露,自1996年,东莞建成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以来,东莞已经至少有250亿的民营资本投入星级酒店业,占了东莞酒店总投资的95%。到了2012年,东莞星级酒店的数量为89家,其中五星级酒店20家。

据东莞市旅游饭店协会副秘书长叶桂伟透露,此前,东莞酒店的入住率在全国排名一直靠前,五星级酒店的入住率能达70%。不过《东莞日报》称,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反腐风暴愈演愈烈,东莞酒店的经营环境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不少酒店的经营业绩出现较大的滑坡,有些酒店甚至出现“门可罗雀”的窘境。

太子酒店娱乐设施已全部关闭

此前因涉黄被查的黄江太子酒店是东莞本地商人梁耀辉投资兴建,是民间资本进入酒店业的知名案例。太子酒店坐落在东莞市黄江镇江北路边,仅是一条绿化带,就让太子酒店与周边的民居形成了某种天然的隔离。目前太子酒店的桑拿、洗浴等娱乐设施都已关业,仅余客房部和餐厅开业。

太子酒店大堂内,墙上至今仍悬挂着优秀民营企业家的牌匾,几位游客安静地在大堂合影。知情人士告诉网易财经,此前,太子酒店有八、九成的客人来自国外,故至少配备两名欧洲籍大堂经理,酒店内上下打点的一律是菲佣。

而目前酒店将外国员工撤换,服务水平直线下降,国外客人感受到了这样整体懈怠的服务,同时因为配套的酒吧、KTV等设施的缺位,不少人转去他处入住。加上附近工厂经营并不景气,太子酒店集团目前经营重心更加倾斜,转至下属的七星级肇庆奥威斯大酒店。

在此工作的员工也深深感到了酒店的没落,保安告诉网易财经,来酒店的私家车越来越少,今天接待了四辆大巴车的团队,其中一个是日本老年团。

另外那些涉黄被查的酒店最后结局也都不好。在东莞凤岗镇,稀疏的客流让在凤岗生活的每个人都有些无所适从,凤岗六车道的主干道东深路上车流稀少,两侧已看不到娱乐场所的招牌,“集中力量打一场扫黄持久战”“打击黄赌毒”等标语挂在路旁。

查询过去东莞市公安局扫黄的有关报道可知,凤岗天外天酒店、乐逍遥酒店以及鼎安假日酒店等都曾因涉及服务而被查处。扫黄风暴后,包括上述几家酒店、凤岗当地老牌的九州假日酒店、大世界酒店等已经悉数关门。网易财经探访时,位于龙平路上的大世界酒店正在拆除期间,将改建为凤商广场。

即便是和这些被查处的酒店临近也会受到波及。凤岗金凯悦大酒店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网易财经探访得知,尽管酒店目前的房价折扣力度已低至近五折,但入住比例依旧比去年同期低三成左右。据其前台一位员工透露,300多间客房当天只住满了50间,所幸酒店一周能够接待几个公司团,借此拉高业绩。

凤岗当地的的士司机曹师傅告诉网易财经,现在还在营业的几乎都是快捷商务类型的宾馆,星级大酒店的关业影响到各行各业人们的生活。

政府推动会展经济促使酒店转型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酒店都生存艰难。厚街喜来登酒店与厚街国际酒店隔路相望,其由东莞市昌明集团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兴建。昌明酒店集团董事长陈润昌也是东莞本地人,还投资了昌明珊瑚大酒店、清溪昌明喜来登大酒店。

据了解,喜来登酒店引入了海外酒店管理集团进行管理,与其他酒店相比,内部客房价格几乎没有折扣,前台人员告诉网易财经,店内长住客较多,可保障稳定的收入。与此同时,厚街即将迎来另一家国际化酒店品牌入驻,正在建设中的希尔顿酒店预计2015年年底营业。

总之,那些本地化土生土长的酒店在遭遇八项规定以来的各种因素影响后,转型已经被认为迫在眉睫。其实从多年前就开始,不少酒店有意识地减少娱乐在经营中的比重,吸引更多公司团体、商务会展新客源,向商务化酒店服务转型。

东莞市旅游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4月,东莞星级酒店为90家,其中五星级21家、四星级25家。这比上一年度少了三家,业内猜测其原因为因限制“三公消费”主动撤星,但这并没有阻止业绩的下滑。

对此,东莞市政府有意加强对酒店业的转型进行引导。东莞市厚街镇工商业联合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称,2010年1月,全球最大制药企业——美国辉瑞制药公司选择在厚街举行年度大会,并率领4500多名商家代表进驻,总会场设在厚街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至此,政府便积极推动会议经济,实际上,当时有近万人到厚街入住。

据最新发布的数据,厚街每年的展览面积、展览数量已分别占东莞市会展业的90%和70%,成为东莞会展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年均约20场的展览位厚街每年带来近180万人次的客流量。

目前,在东莞会展中心面临出让之际,厚街广东现代国际展览中心重要性愈加突显。据了解,东莞政府计划在2年内投入3.5亿元对其进行改造。厚街也将在年内出台方案,每年投入至少500万资金扶持会展业进一步发展。

上述人士认为,厚街酒店的高度集中化也是其一定的优势。据统计,平均每一个会议会带来十三倍比例的参会人员。这其中同样存在隐忧,“现在与此前不同的是,之前开会前三天酒店是爆满的,今年也就住满一两天。”而在他看来,这并不是问题,随着政策的推动,酒店的经营能力、餐饮文化、配套服务能力都会形成良性竞争,有条件的酒店将在机遇中转型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