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有多广东人去重庆富侨洗脚?

最近更新日期:2020-09-18 18:55:32 浏览次数:5593

网络冲浪时,一旦向网友透露我的出生地时,他们总会在屏幕后邪魅一笑,旋即便委婉地打出:听说你们那儿挺多沐足?即便现在的沐足店绝大多数都是正规的,但人们对它的固有印象仍然难以抹去我老脸一红,的确,沐足在我们这儿基本已经变成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算是还在上学的我,在结束完一天的繁重学习后,沐足店也是我休憩的不二之选。沐足,究竟是什么?用更平实的语言讲,其实就是洗脚。

脚向来被认为是人与地面连接的通道,在常见的穴位图中,脚的各部分代表了身体的不同区域。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沐足洗的不但是脚,而且还是整个身体。这使得沐足在中国传统的医疗保健中获得了重要的地位。但每当我去沐足店酣畅战斗时,留意到的并非是我美脚上的舒爽,也不是墙壁上挂着的巨幅穴位图,而是旁边人侃大山时提到的“重庆富侨”四字,并且还常常伴随着数声感慨。

这不禁让我疑惑不已:明明这儿是广东,为什么他们非要谈论什么“重庆XX”?于是,抱着一股好奇心,我踏上了寻找“重庆富侨”的征途。互联网有关重庆富侨的信息很多,并且随处可见。在足浴网上,你能看到俊男俏女们近期去重庆富侨沐足时的体验:

如果重庆富侨真的没几把刷子,那它也不配在互联网世界中拥有一席之地,而给予它资本的就是足疗保健。如果说一个县城没有足疗店是失去灵魂的,那么足疗店里没有重庆富侨的招牌就会毫无排面。

这个排面,实属要归功于重庆富侨背后的称号——“中国足浴第一股”。

2015年,重庆富侨的创始人之一胡芝容带领企业赶赴澳洲上市。从一个农村的洗脚妹到足浴界的大姐大,胡芝容与重庆富侨的命运是捆绑在一起的,这也导致重庆富侨后续发生的事情让人唏嘘不已。

最耀眼的重庆富侨莫过于刚上市的时候——头顶“传统”,肩上背着“中式”,手上再拿着“足浴”的王牌,重庆富侨即将在澳洲证券交易所里正式挂牌。它与一个名为TTC(Traditional Therapy Clinics Limited)的公司有紧密的联系,它甚至持有重庆富侨100%的股份。

可以说,TTC就是重庆富侨在海外的新躯壳。在这里,每个董事都对公司拥有话语权,而重庆富侨的大姐大胡芝容则持股稳居主位。公司上市后的总股本折合为人民币超过了5亿,胡芝容自己的身价则超过了3亿。

这在中国当时的沐足界掀起了不小的风波。胡芝容在逐渐带领重庆富侨的招牌走向封顶时,背后跟随的人越来越多,合作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在重庆富侨数量众多的足浴店里,超过一大半是加盟店。但,迅速的扩张却直接导致了原本的直营店的营业额骤降,重庆富侨最开始设立的分店也逐渐冷清,有的甚至关上了大门。

在澳洲上市的三年后,重庆富侨便收到了交易所的摘牌公告。而被摘牌的原因是:公司收到多次催促后,仍无法如期披露2018年的半年报。

这直接使得曾被誉为“中国足浴第一股”的业界神话破灭,甚至导致了TTC内部发生了危机,各种董事、秘书和财务相继离职。除了公司本身出现问题外,沐足界仿照重庆富侨的店也越来越多,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富桥”,有些甚至把偏旁也去掉了——直接叫“富乔”。

重庆富侨在沐足界的辉煌,如今似乎不再拥有。但重庆富侨却并没有完全倒下,它仍然在继续经营着。在加盟网上,富侨的公告也还没被撤走,这似乎在像我们表明,属于沐足界的那个神话或许还能够传续。关于富侨背后的故事,恐怕只有重庆人最有发言权。为此,我特地搜罗微信列表里的所有重庆人,从同校同学到狐朋狗友,并挨个问他们是否知道重庆富侨:

但就在我深入了解的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当年重庆富侨背后的故事,活脱脱就像一个战国时代。

一是因为其发生的时间古早,曾经听闻的人或许早已忘记;二是其势力各分,他们在家族内独自为营,就像战国时代里的群雄混战。

“荣华富贵”,响彻重庆的郭氏家族,直到现在还因这句话流传在人们口中。这都是因为郭家出了四兄弟:郭家荣、郭家华、郭家富、郭家贵。

再加上当时身为“大嫂”的胡芝容,五位一体,一场新的风暴即将出现——1998年,在重庆的九龙坡内,设施简陋的富侨宣布开业。这是兄弟四人用打工仅有的四万块钱,租下一间六十平米的铺位,设立的四个床位。

仅仅用了一年,富侨便在沙坪坝开出了第一家分店,紧跟随后的是泸州、内江、成都、昆明等地。由郭家兄弟与胡芝容组成的富侨开始打响了在沐足业的名声。

但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富侨没能阻止分裂的命运。

就在2003年,因为各自理念不同,“荣华富贵”天团解散,他们各自创业——“重庆富侨”由大哥郭家荣管理,其他兄弟则相继创建“家富富侨”“郭式富侨”和“家贵富侨”。

他们在沐足界各占土地,既有合作,也有斗争,但唯一不变的是对“富侨”名号的坚守。这不禁又让我想起第一次去足浴的经历:迷离的雾气下,技师们捏脚的声音在此起彼伏,关于“重庆富侨”的往事,来回穿梭在客人们的言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