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扬州沐浴足疗行业发“求援书”!知名门店倒闭,非遗传承人面临失业,月收入从2万跌至几乎为零

最近更新日期:2022-05-14 09:20:49 浏览次数:3778

    以前月收入两万,如今几乎为零。56岁的许永春是“扬州传统修脚术”市级非遗传承人,他每天坐在空荡荡的店里,巴望着能有顾客光顾,“我们店里一个顾客都没有。”

    以修脚谋生的许永春的遭遇并非个例,在全国疫情冲击下,扬州的沐浴行业濒临绝境。“停业配合抗疫两个月,员工流失、经营困难、关店倒闭成为扬州沐浴行业的新常态,”扬州市修脚足疗协会会长陆琴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我们希望得到政策支持和社会各界的帮扶,帮助沐浴行业共克时艰。”

    非遗传承人面临失业

    时隔两个月,许永春终于能上班了。

    他从家里骑上电动车,15分钟就能到达“搓背馆”。这里的位置绝佳:向西50米是有着“中国四大名园”之称的个园,向南穿过小巷则是“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东关街。

    自古扬州三把刀,厨刀、理发刀、修脚刀,许永春以第三把刀谋生,如今是扬州传统修脚术市级非遗传承人。

    如果没有疫情,搓背馆生意会相当火爆。

    许永春回忆起以前五一假期的场景,“我们搓背馆大厅里都是人,甚至有人专门乘坐飞机过来搓背修脚。”忙的时候,许永春中午12点到店里,凌晨3点才能下班回家。生意太火爆,有一次许永春准备带亲戚插个队,“结果被排队的顾客赶回去了。”

    如今,许永春已经处于“准失业”状态。坐在搓背馆大厅的长桌旁的他,忍不住向记者诉苦:“你也看到了,哪有客人进来?”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包括搓背馆在内的扬州沐浴足疗企业,一直处于停业状态。回到店里的第一天,他朝门口巴望着,一个客人都没来。接下来三天,总算是开张了:每天就一个客人,每人消费50元。即便如此,许永春仍说,“我们店还算好的,其他很多浴室还没有开业。”

    许永春两个儿子也跟他学了修脚的手艺,如今都是“名师”级别。以前生意好的时候:他每月收入2万元左右,两个儿子分别收入大几千元,三个人加起来每月收入近4万元,养活了家里10口人。

    “现在家里没有经济来源了,”许永春向记者表示,自己目前没有房贷,不过还有车贷,“家里共有4个小孩,两个儿媳妇也没上班,全家每天吃喝开销也要一百大几十块钱,这两个月压力真的很大,人都要崩溃了。”

    陆琴脚艺两家门店无奈关门

    同样为生意发愁的,还有陆琴。

    陆琴在扬州家喻户晓,她是“扬州传统修脚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同时担任中国商业技师协会主席团主席。由她创办的“陆琴脚艺”,在全国50多个城市拥有加盟店。

    陆琴脚艺大厅没有客人

    3年前,陆琴脚艺在扬州的员工有上百人,“现在只有三四十人,很多员工都走了。”陆琴向记者表示,“企业这三年几乎就没有进账了。”她一边和记者交流,一边跟同事商量店铺退租和员工安置的问题。

    陆琴最近都在为钱头疼。以经营面积1200平方米的门店为例,每月的基本支出包括:房租8万多元、员工和服务人员50人的工资合计35万元,社保5万元左右。

    今年因疫情管控再度停业后,陆琴脚艺缴纳社保十多年的老员工纷纷辞职。

    目前在扬州的9家店中,江都店已经倒闭,望月店也可能倒闭关门。“我们复工以后尽量少用员工,即便这样,每天的营业额都不够支付两三个员工的工资。”以前生意好的时候,店里客人都要排队的,现在是直接没有客人。她分析说,疫情导致外地游客进不来,本地顾客也不愿意出门,各大企业的外来接待也没有了。

    陆琴以前自己的存款,都用于交房租和为员工缴纳养老保险。“家里所有银行卡余额也都是个位数或者百位数了。”她苦笑着说,家里的水电煤气、网络电视费都是银行代扣,“现在因为银行卡上没钱,我都接到提醒缴费的电话了。”

    陆琴跟银行打交道也更多了,她每天都在想:哪里能贷款?哪里能贷高一点儿?“因为成了贷款大客户,银行反而主动跟我联系更多了。”

    今年50岁的陆琴,头上冒出来不少白发,这让她耿耿于怀,“我妈近80岁都没有白头发,我的头发一下就白了。”

    扬州沐浴足疗行业发出“求援书”

    和往年不同,今年五一小长假,作为旅游名城的扬州格外安静。

    研报显示,受多地“非必要不出省”倡议影响,居民出行意愿下降,五一假期国内旅游出游人次与国内旅游收入双双大幅下滑,旅游及景区短期内承压。具体来看,五一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1.6亿人次,同比减少30.2%;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

    “往年五一停车场都是爆满的,根本没有地方停车,你看看现在,根本没有车,随便停,横着停都行。”扬州足春堂足浴办公室主任苗朋表示,“现在我们店里的员工有一部分已经回到老家了,还有一部分做兼职跑外卖进工厂,员工也需要吃饭,需要生存。”不过他同时也表示,“再难我们也都要坚持,响应政府号召。”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足春堂位于外地的一家直营门店已经倒闭,“每年60万的租金还在交着。”

    “扬州是个旅游城市,每年旺季、烟花三月、五一节生意都很好。”扬州富宝足浴董事长蒋泽勇表示,“今年小长假我们都关着门,损失真的很大。以前旺季一天几万元营业收入,现在只能吃老本。”

    扬州传统修脚术省级非遗传承人周业红表示,疫情三年下来,对行业带来很大的冲击,“我们从3年前到现在,基本上旺季时都是关门的,员工流失也很大。”

    陆琴脚艺辞职名单上的人越来越多

    “停业配合抗疫两个月,员工流失、经营困难、关店倒闭成为扬州沐浴行业的新常态,”陆琴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无奈之下,扬州沐浴足疗行业发出了一份视频版“求援书”。

    “这次拍摄视频,我们想展示疫情下我们修脚人的不容易,其实各行各业都不容易,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尤其像我们扬州这样的旅游文化城市,往年的五一游客多生意好,今年各行各业都很困难,我们希望疫情早日结束。”陆琴表示,“欢迎广大游客来扬州,感受扬州的美,感受扬州三把刀技艺的精湛。”